当前位置:主页 > 演出资讯 > 演唱会 > 丹尼尔 哈丁二度献演大剧院

丹尼尔 哈丁二度献演大剧院


丹尼尔•哈丁二度献演大剧院
“青春版”马勒成亮点
 

 


瑞典广播交响乐团在丹尼尔•哈丁的率领下与小提琴家齐默尔曼
合作了巴托克的《第二小提琴协奏曲》 王小京/摄

  6月11日,瑞典广播交响乐团在当红指挥丹尼尔•哈丁的率领下首次登录北京,并与中国观众最为熟悉的小提琴家齐默尔曼合作了巴托克的《第二小提琴协奏曲》。而丹尼尔•哈丁,这位有着“指挥天才”美誉的年轻大师虽已是二度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但仍以独特的指挥魅力征服了现场,为观众带来了绝妙的听觉体验。据悉,此场演出后,他们还将前往日本继续其亚洲巡演之旅。
  尽管瑞典广播交响乐团是首次来华演出,但它作为北欧最具实力的乐团之一,不仅是切利比达克、布隆斯泰德等世界大师的“摇篮”,也是青年新星的“福地”。如今已经是超一流指挥家的萨洛宁就是在这里起家,1984年刚刚25岁的他便担任了瑞典广播交响乐团的艺术总监和首席指挥,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逐渐成长为世界乐坛的中流砥柱。时隔二十多年,新一代翘楚丹尼尔•哈丁又接过了指挥棒,这也是哈丁首次担任大型交响乐团的艺术总监职位,他曾谦虚的表示:“能跟瑞典广播合作是我的荣幸。”
  当晚,三首不同形式的作品为京城乐迷展示了丹尼尔•哈丁和齐默尔曼这对“双保险”与瑞典广播交响乐团的实力。一曲莫扎特的《唐璜》序曲,首先为音乐会拉开了序幕。短小精悍的序曲在丹尼尔•哈丁的演绎下充分展示了“莫扎特式”轻灵质感的音乐风格。
  第二首巴托克的《第二小提琴协奏曲》,由著名小提琴家齐默尔曼演奏。这部作品对于中国观众而言并不熟悉,但之前齐默尔曼在采访中曾说这部作品在他眼中是二十世纪数一数二的小提琴作品。从当晚的表现来看,他演绎时的投入程度也验证了其喜爱之情。在齐默尔曼的琴弦下,巴托克略显现代的旋律伤感而忧郁,极富感染力。尤其是开头一段新奇而迷人的竖琴与弦乐器拨奏,更突显了小提琴的生动绚丽,运弓之间展现出齐默尔曼极强的功力。最后,乐曲在小提琴与乐队辉煌的竞奏中结束。  
  在这部作品中,齐默尔曼的演奏舒展自如,将技巧性与音乐性结合的十分完美,与乐队的配合也是丝丝入扣,正如齐默尔曼所言:“协奏曲表达的是小提琴与乐团之间的一种对话与交流。”而那把曾属于“小提琴皇帝”克莱斯勒的1711年斯特拉底瓦里名琴更为他的演奏增色不少。


丹尼尔•哈丁带领瑞典广播交响乐团演绎了一次“青春版”马勒第一 王小京/摄

  下半场,音乐会的曲目回归到了乐迷熟悉的马勒第一交响曲“巨人”。近几年,随着音乐会观众水平的提高,庞大复杂的马勒作品逐渐成为各大乐团竞相展示自己实力的“不二选择”。而在大剧院的舞台上,“马勒一”更称得上是一首热门曲目,从郑明勋领衔的亚洲爱乐,到“指挥帝王”阿巴多率领的琉森节日管弦,再到里卡尔多•夏依执棒的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不到一年时间,马勒《第一交响曲》已经在国家大剧院演绎过三次。而这一回,瑞典广播交响乐团这支成立仅五十余年的年轻乐团再次选择了它,在同样年轻的指挥丹尼尔•哈丁带领下演绎了一次“青春版”马勒第一。
  作为新一代的马勒专家,丹尼尔•哈丁呈现的“马勒一”丝毫不逊色于几位指挥前辈,完全呈现了马勒特有的大气磅礴之势,而且似乎还比前几位老大师多了一丝缜密与潇洒。在他出众的指挥下,乐团体现出的朴素无华令人动容,厚重的管弦乐中主奏乐器清晰可闻,音乐线条与声部细节也丝丝入扣。丹尼尔•哈丁一个小手势的给出,便有乐队的辉煌音色和巨大张力与之呼应,所谓大师功力,尽在其中。而瑞典广播交响乐团也体现出了不俗的音乐水准,尖啸亢奋的铜管、窃窃低语的弦乐、丰富的音响平衡以及细腻的节奏把握,都使马勒音乐蕴含了更为丰富的情感元素和耐人寻味的想象空间。
  音乐结束后,全场观众起立报以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这印证了瑞典广播交响乐团在演奏德奥作品上的深厚传统,切利比达克、布隆斯泰德等几代德奥指挥大师的悉心调教果然名不虚传。而丹尼尔•哈丁和乐团也在一片喝彩声中又加演了瓦格纳歌剧《特里斯坦与依索尔德》中的著名选段“爱之死”。

 

演出海报栏

MORE